成人快手破解版不限次数

虽然不是很清楚秋玹要这些干嘛,章回还是说:“我之前看到过厨房里有那种洗菜的面盆,那种可以吗?”

“可以的。”秋玹说。

于是三人走到厨房捡了几个大一点的面盆,又回到暗门顺着楼梯走下去。

越往下走空气里的血腥味越重,墙壁上甩到的血点也越来越多。三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终于,在楼梯近四分之三的位置,他们发现了一滩碎肉和残肢,以及一颗被挤压成一个漏了气的皮球形状的杨波的头颅。

章回脸当场就白了,抖着嘴唇忍了几下,旁边顾清悦关切道:“要不要吐?盆子给你。”

男人摇了摇头,似乎是想到这是杀害小璐的凶手,他又解气起来,目光阴鸷地最后看了眼那颗头,抬脚继续往前走。

他们小心地避开一地的血污,走到台阶的尽头。

“这就是你说的地下室?我们要怎么进去?”章回惊叹地看着那扇巨大的铁门。

“只要你走过去敲敲门,然后说一句‘放我进去’,门就会开了。”秋玹说。

章回:“……你在逗我?”

“我是认真的,不信你试试看,骗你的话我直播倒立。”秋玹一脸认真。

(抱着想看直播倒立的心态)抱着试一试也不会吃亏的心态,章回将信将疑地走过去敲了敲门,然后说:“放我……”

少女的青春梦

他还没说完,门就开了。

章回顾清悦:……

黄发的少年一边打开门,嘴里一边嘟嘟囔囔:“你可算来了,还能再慢点吗,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把我忘在里面了。这破地下室脏乱得要命,竟然还有人在里面玩s?我也是服了……哇哦,你这是什么新造型,红骷髅吗?”

秋玹没好气地说:“如果不是某人擅自改变计划,我至于变成这样?”

“那也不是没办法吗,谁叫那只温迪戈喜欢我不喜欢你。”顿了一下,似乎是才看到了章回和顾清悦,陆行舟:“这两位是……?”

“出了一点意外,不过好在整体结果还算令人满意。”秋玹分了一个多余的盆子给陆行舟并无视了他大惊小怪的“这是什么”之类的问题,她说:“回去吧。”

提前做好了心理建设,秋玹径直走到那滩血肉前蹲下身忍着恶心把一些肉块残肢什么的往盆里扔,一边耐心极差地对已经惊呆了的三个人喊:“愣着干什么快点干活,谁知道山庄什么时候会回收这堆垃圾。”

身后,章回悄悄凑到陆行舟身边用气音问:“她,以前到底是干什么的啊?”

“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敢问啊。”陆行舟也有些发懵。

倒是顾清悦反应过来了似的,心中隐约有了一个猜想,她随后也蹲下身开始收集杨波的碎片。

十七岁的就已经经历了太多这个年龄不该经历的压力的陆行舟拒绝再去回忆那段在楼梯间里被邪恶黑工厂主秋玹威逼着做苦工的场景,他端着一盆应该打满马赛克的血糊走出暗门,觉得自己已经再也回不去那个过去的自己了。

四个人一人端着一个盆在大厅里站成一排,每个人脸上都面无表情再加上他们手中端着的东西,几乎会让每一个不知情路过的人大喊一声“邪教聚众举行献祭仪式啦!”然后毫不留情地报警。

如果这破地方有警察的话。

秋玹一边冷着脸在心中自娱自乐,一边想着不应该啊这血肉的味道那么大那只温迪戈怎么还不来。

然后几乎就在下一秒,所有人都听到了刺耳的嘶嘶声。

他们咽了咽口水,强忍住了大脑发出的赶紧拔腿跑的本能。秋玹慢慢地一点一点地蹲下身,将盆子轻轻推向温迪戈。

温迪戈却好像对那个盆里的东西并不是那么感兴趣似的,依然将它漆黑的眼洞对着秋玹,秋玹屏住呼吸,维持着蹲立的姿势,一动不动地回视着它。

就在陆行舟都要以为温迪戈看不上杨波的残肢它更喜欢吃新鲜的的时候,温迪戈动了,它不再看秋玹,俯下身嗅了嗅血肉,就将脸直接埋在盆子里开始进食。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陆行舟一边忍耐着那令人牙酸的温迪戈咯吱咯吱地咬碎骨骼的声音,一边学着之前秋玹的样子慢慢将他手里的盆推向那怪物。

说出来也有点可笑——就像个家养的什么宠物一样,温迪戈乖乖接受投食。在它吃到第三盆的时候,异变发生了。

那怪物突然开始痛苦地抽搐,它一边用庞大而瘦削的身躯在地上翻滚,嘴里一边发出刺耳难听的嘶鸣。接着它开始用利爪撕扯起自己的面皮,利爪在死灰色腐烂的皮肤上抓出一道道血痕,皮肉翻飞。

众人警惕地退后到一个相对安的距离。

很快,怪物开始撕扯自己身上的皮肤,四个人神情怪异地看着它像一个剥皮魔一样将自己浑身的皮连带着碎肉一块块扯下来。

陆行舟背过身深吸了一口气,“这也太刺激了,”他对秋玹说,“等它什么时候完事了你叫我一声。”

秋玹:“它已经完事了。”

“你别骗我,不然如果我晚上做噩梦就去找你。”

秋玹回了句“我管你?”就不再说话,而那边的章回似乎是不可置信到了极致,抖着嘴唇轻轻喊了声:“……小璐?”

陆行舟转回身,看见那怪物已经开肠破肚,而在怪物巨大且血肉模糊的身躯里,一个浑身沾满血的女人躺在里面。

“哦,更刺激了,我什么都没看到。”陆行舟又嘟囔着背过身去。

男人跌跌撞撞地朝着满地狼藉跑去,颤抖着手试探性地轻轻碰了一下女人的头发。似乎是意识到这是真实的触感,他伸出双手慢慢地,小心翼翼地抱住了她。

“小璐……”男人跪在血污里哭泣,看起来狼狈得不行。

怀中的女人感受到了什么似的睁开眼,看着眼前的章回,慢慢地眨了眨眼。蓦地,她嘴角勾出一个笑来,“阿回!”她抬起手臂抱住男人。

旁边顾清悦拿了条毯子过来轻轻放到章回手上,“先给她披上吧。”

她也笑着看了会重逢的爱人,然后对章回说,“不介意让我替她检查一下吧。”

“不,不介意。”章回慢慢放开抱着的手臂,右手却还紧紧拉着小璐的手不愿放。

顾清悦大概地做了下身检查,也有些惊讶,“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她很健康。”

“好,好。”章回的笑意简直掩都掩不住,他又紧紧抱住怀中的人,再也没放开。

“完事了吗?”背过身的陆行舟悄悄问。

“没有。”秋玹直接白他一眼,转身准备上楼。

“秋玹。”她听见身后有人在叫她的名字。她转头,看见顾清悦替小璐检查完之后就把时间都留给了那对爱人,起身朝自己走来。

“虽然我没什么立场说这些,但是,我很担心你。”她抬起头,隐晦地看了眼相拥的两人,又温柔而认真地看向秋玹,“他们能够重逢我也很替他们开心,也很感谢你做的这些。但是,我有点怕你被这些刺激到。”

“额,我没事。”秋玹这时是真的有点不知所措。

“嗯,我知道你很坚强。”顾清悦面带笑意地看她,“我想说的是,难过也没有关系的,就当是对你这三年无疾而终的感情的缅怀。但我真的很希望,你能够真正走出去,毕竟,你是那么好,你也值得更好的。”

顾清悦说:“只要你愿意,你随时可以来找我,想找人倾诉也好,单纯心情不好想找人陪也好,我一直都在的。”

“……好。”

“那我回去啦,你也早点睡,好好休息。”

“嗯。”看着顾清悦的背影消失在拐角,秋玹有点为骗了她而难过。

除开那些干练果敢的领袖气质,顾清悦,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如果她是真的为这样一段感情而受过伤的话,能碰上顾清悦这样的人,又是何等幸运。

因为她是真的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了,也是真的在担心秋玹,是真的想她好。这么温柔的一个人,又是为了什么非实现不可的愿望而来参加游戏的呢?

秋玹原本以为,世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

但想起顾清悦,她心里无可控制地软了几秒。

“哎,能来参加这种游戏的还有这样的人啊。”目睹了一切的陆行舟在一旁感慨。

“所以你又是为了什么参加游戏的呢?十七岁的经历了太多这个年龄不该经历的东西的同学?”秋玹随口问道。也就是随口那么一问,她以为陆行舟不会回答的,但没想到陆行舟说:

“唔,为了成为x城一霸。”

“……什么?”

“我的愿望啊,”陆行舟倒是挺认真的看着她,“我目前是国际实验高中一霸,但我的目标不仅限于此。所以我的梦想是成为x城一霸。”

“……那你,加油?”

“我会的。”

少年意气风发地笑了笑,一瞬间竟耀眼如烈火骄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