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猫新地址

淘汰赛总共有64名选手参加,想要夺取本次比武冠军,就要打满6轮比赛。

许多选手进入淘汰赛就已经满足了,如果能多打两三轮就是为自己武馆增光。

因为到了淘汰赛阶段,选手都是明劲武者中的佼佼者,没有半点水分。

而且现在还有许师傅的高徒刘栋,以及滕家的滕小波,两大夺冠热门。

像艾弼这样的明劲巅峰级别也有好几个。

因此想进入八强都特别困难。

这个时候比拼的不单单是选手自己的实战经验,更重要的是名师指点。

有一位好师父,选手对敌时能获得更大的优势。

尽管大家都觉得指点滕小波的艾凉川,本身是个废物,但毕竟滕小波被指点之后,实力突飞猛进,已经是本次比武的第一大夺冠热门。

呼声甚至压过刘栋。

“师父,按照淘汰赛抽签来看,我只能在决赛遇到滕小波。”

刘栋其实很想提前遇到滕小波。

优雅小妹的诱人气息

因为他认为一个明劲小成的武者,根本没有资格进入决赛。

别人的招数被破,只是他们没有一位好师父指点。

而刘栋自己则不同,拥有一位化劲级别的师父。

许师傅早就将如何化解别人破招的方法,毫无保留的教给自己的得意弟子。

面对滕小波的破招,大部分武者都不懂得临时变通,所以才会迅速落败。

这也是明劲武者的实力限制。

所以拥有一位名师非常重要。

“阿栋,这次比武对我们武馆非常重要,你必须夺得冠军,现在要戒骄戒躁,不管是不是决赛遇到,你只把滕小波当成普通对手就行,那个艾凉川眼界有限,也就只能指点滕小波打败一些实战经验不足的对手,而你和其他选手完不同。”

许师傅这句话是提醒,也是鼓励。

刘栋挺胸道:“师父,我不会看轻对手,但我也一直相信自己是紫琅市年轻一代武者中的最强!”

许师傅见自己的得意弟子如此自信,满意的点了点头。

两人对话时,台上已经决出两次胜负了。

听裁判师傅念了名字之后,刘栋昂首阔步走了上去。

陈轩饶有兴趣的观察其刘栋和对手的过招。

这个刘栋本身是明劲巅峰,又有化劲级别的师父指点,练的是虎鹤双形拳,可以说就是滕小波本次比赛的最大对手。

虎鹤双形拳也是世俗武学界中比较特别的武学,只看视频还不足以看出其招数的部变化。

要让滕小波夺冠,陈轩还是要亲眼看一看刘栋是如何见招拆招的。

很快,刘栋毫无悬念的击败对手,走下台去。

而滕小波也不负众望,一轮轮的晋级。

到了八强赛,滕小波遇上了艾凉川的堂弟艾弼。

“小波,这次是正式比赛,我可不会像上次切磋那样不认真!”

艾弼双眼浮现一团火焰。

他要一次性把之前丢的面子部找回来。

这场比赛也是目前为止最受人关注的一场。

一是滕小波第一次遇上明劲巅峰的对手。

二是这个对手还是滕小波的亲戚。

第三点,也是观赛者议论最多的一点,就是据说艾弼三个星期前的一次切磋,被滕小波三招打败,现在正式交手,究竟是传闻被夸大,还是艾弼实力水分大,马上就能看出来。

当然也有不少人向陈轩看来。

因为滕小波之所以能够突飞猛进,都是靠这个突然开窍的滕家赘婿指点。

滕小波没有回应艾弼的话,等裁判师傅一声令下,先声夺人,立刻出招。

艾弼这回换了另一招起手式,而且他上次败给滕小波后,跟迷踪武馆师傅讨论要如何化解破招,现在他信心十足!然而陈轩早就将迷踪拳部招数破解方法教给滕小波,艾弼这一出手,滕小波就知道如何破招!且陈轩的破招手段又快又狠,根本来不及让对手做出反应。

滕小波从初赛打到淘汰赛,实战经验越来越足,将陈轩教的破招用得越来越熟练。

艾弼一起手,滕小波就看出是迷踪拳的哪一招,当即踏前一步,出拳架开艾弼的拳势。

这一破招来得太快,艾弼起手式发劲还没到位,就被滕小波破掉!心中大惊之下,艾弼立刻打出第二招,猛攻滕小波中门。

他决定用纯力量碾压滕小波!然而陈轩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按照陈轩的教导,滕小波步伐展开,避过艾弼的拳招,来到艾弼这一招的破绽位置,一拳打在艾弼左肋上!仅仅两招,艾弼就被击倒!场哗然之声大作。

两招打败一个明劲巅峰的对手,就是暗劲级别的武者都难以办到!许师傅眸中闪过一道精光,紧紧的盯住陈轩。

这个滕家赘婿废物归废物,对武学的见解却是不可小觑啊!许师傅自己都没想到如此凌厉的破招方法。

旁边的方师傅惊叹道:“若不是艾凉川吸毒成瘾,身体虚弱,我真要以为他是陈宗师假装的了。”

“艾凉川虽然顿悟武学技巧,但跟陈宗师比还是差得远,阿栋,你无须露怯,待会和滕小波交手,按师父教的打就行。”

许师傅笃定而道。

“师父,我就没怕过!”

刘栋至始至终都是一副极度自信的神色。

万众期待的决赛终于要开始了。

进入决赛的选手,毫无悬念就是刘栋和滕小波。

两人互相抱拳行礼,然后二话不说,直接开打!刘栋用的是虎鹤双形拳,滕小波用的也是虎鹤双形拳!看到滕小波摆出拳架,许师傅差点从座位上蹦起来。

“不可能,我的虎鹤双形拳易学难精,艾凉川怎么会教滕小波用虎鹤双形拳和阿栋过招?”

在许师傅看来,滕小波这就是在班门弄斧。

其实陈轩真没让滕小波苦练虎鹤双形拳,只是让他练习虎鹤双形拳的破招罢了。

因此滕小波起手式虽然是许师傅的招牌武学,但下一秒就会变招!“哼,居然敢和我用同样的拳法,滕小波,你是在自取其辱!”

刘栋话音一落,拳风已到。

滕小波按照陈轩的临时嘱咐,立刻变招,双手化拳为爪,向刘栋左臂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