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社区账号登录

段天星带着李想回到大殿。

这会儿那三个男孩儿已经结束了站桩,在边上休息。

见到段天星过来,赶忙站直了身体,一副噤若寒蝉的表情。

真有这么可怕?

李想看了眼段天星,感觉他身上的威慑力是重了点,但也没到这么夸张的程度。

可能是有他不知道的隐情。

“今天,李想正式加入我们镇星武馆,成为新弟子,他是你们当中最小的一个,你们作为师兄,要多多照顾他。”

段天星负手而立,声音浑厚响亮。

说实在的,直到现在李想都没弄清楚段天星的年纪。

四十岁?五十岁?六十岁?

都有可能。

“是!”

海风里的俏皮萌萌

三人大声回应,抬头挺胸。

段天星又转过头,冲着李想道:“你以后对武馆方面有什么疑问,尽管去问他们,他们会替你解答。当然你也可以问我。”

“好的。”

李想点了点头,脚下传来轻柔的触感。

是火斑喵。

今天是它第一次和李想分别近半小时之久,想念的紧。

段天星瞄了火斑喵一眼,忽地开口道:“你的小精灵对你的依赖性太强,这是好事,也不是好事。”

李想微怔,旋即才想起他都没见过段天星的小精灵,段天星自己也不提。

想了想段天星的话意。

他道:“明白了,我会控制这个度。”

凡事都讲究个度,火斑喵与他亲近自然是一件彻头彻尾的好事,但太依赖,反倒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

李想希望火斑喵能够独当一面,他需要的是有自己的想法,会权衡利弊的鲜活生命。

譬如能够发现环境的异状,提醒路比的沼跃鱼。

而非只认他的命令,自己的想法半点也没的打架机器。

听话是好事,太听话就不是了。

如今算起了个苗头,刚冒出来一小寸芽儿,李想如果能及时处理掉,未尝不能获得一个好的结果。

——要不怎么说训练家的第一只小精灵很重要呢。

火斑喵懵懵懂懂,然不明白两人在说什么。

……

李想将火斑喵放到大殿外面去,怂恿它和陆乘风几人的小精灵们交朋友。

他犹记得自己当初为什么选择火斑喵的原因。

可别把这货给养废了。

火斑喵迟疑了两秒,犹豫地看着那几个“凶神恶煞”的小精灵,最终还是决定靠过去。

事实证明。

鳞甲龙它们并不会对火斑喵怎么样,甚至由于大家的训练家都在一起学武术,对火斑喵颇为和善。

本质上讲。

这个世界的小精灵大多天性纯真,不会随随便便就伤害他人。

其次。

怕段天星的可不止有人类。

因此,没过多久,四只小精灵就混熟了,乐呵呵地在广场上玩闹起来。

另一边。

李想正式开始学习镇星馆基础武学——崩拳。

由段天星亲自指导。

简单热身活动开筋骨后。

“事不宜迟,今天开始教你崩拳最基本的动作,也就是站桩。无论是什么套路,如何抵挡对手,这个姿势都尤为重要……”

他一面言传身教,一面让李想跟着做,每当有什么做错的地方,就会开口提醒。

或是直接上手给李想摆正。

嗯,手劲很大。

李想感觉自己在被正骨。

但透过其轻薄的长衫,他能感觉到段天星那健壮到夸张的肌肉。

想必这就是所谓的浑身腱子肉,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了吧?

李想实名羡慕。

有几个男孩儿不喜欢腹肌呢?

无非是懒狗不愿意动而已。

站桩很简单。

也很难。

简单在动作并不复杂,难在坚持下去很困难。

段天星让他保持这个姿势十分钟,不管任何风吹草动,哪怕有人挠他痒痒,都不允许动,包括嘴巴。

说完他就离开了。

这算啥?

不监督靠别人自觉?

李想怀疑段天星是不是太高看一个孩子的自制能力了。

能老老实实按他所说的做的孩子很少吧?

十分钟保持一个姿势一动不动,成年人都未必抗的下来。

李想心中腹诽,耳旁却传来嗙嗙嗙的响声。

他用眼角余光瞄去,勉强能发现他的三个便宜师兄真利用他昨天不知道做什么的器械,在练功。

咏春木人桩?

李想一下子想到了这个。

也是,散打还有腿靶、手靶和沙袋呢,这里学武没点器械怎么行。

“呼……”

他长长地吐了口浊气,身体已经开始微微发酸。

到底是才开始锻炼没多久的身躯,不可能一次性吃成个胖子。

静下心,静下心。

李想放松自己的身体,不让肌肉死死地绷着,站桩和抱架都是一种很自然的行为,姿势太僵硬很快就会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由于是夏天,大殿内又没空调,虽说有微风拂面,可风也是热的,规模又小,不消片刻,李想就已经变成了汗流浃背的状态。

门外的火斑喵瞧见这一幕,好奇地凑过来抬头看着李想,喵喵叫了两声,见他没反应,便用爪子去抓他的裤腿。

这臭猫!

李想强忍住说话让它离开的想法,身体微微绷紧,一动不敢动。

他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十分钟早过了,可能没有。

也没人来给他喊停,他这个视角也看不到手上的表。

四周更是没有挂钟。

火斑喵见李想根本不搭理它,自觉无趣扭头走人,去找猛火猴。

火属性的小精灵总是能彼此亲近,毕竟大家都喜欢夏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算是有共同“语言”。

只可惜它们不被允许去附近的场地。

不然共同语言会更多。

……

段天星回来了。

成功解放了腰酸背痛的李想。

后者扶着腰喘气,用手背擦拭自己头上的汗水。

站桩比他想的要累。

“身体素质不行,除了站桩,你还要进行基础的身体素质训练。”

段天星手里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条皮质短鞭,被他放在身后。

李想瞧见,瞳孔一缩。

别吧,刚才是去找鞭子了?

要是他没坚持下来提早休息,会不会马上就是一鞭子?

卧靠!

会体罚的啊!

李想心中哀嚎,他还以为段天星真的不在意,随他学不学呢。

没想到是棍棒底下出孝子的老师傅。

也对,段天星的思想要是这么前卫,之前就不会用那种奇怪的方式考验他的心性了。

难怪陆乘风他们这么怕段天星。

但愿能少打我几鞭……

李想在段天星的指导下,开始进行基础的身体素质训练。

只可惜,他还是高看了自己。

段天星训练他几乎在和训练高等级小精灵一样,非常地过分。

李想都在怀疑这货到底会不会教徒弟,哪有第一天就把人往死里练的?

每次他坚持不住倒下去,段天星都会站到他身边,让他起来。

如果没有第一时间起来,不和你多哔哔,甩手就是一鞭。

跟尼玛赶牲口似的。

偏偏每次李想以为自己都打得皮开肉绽的时候,扭头去看,都会发现都已经能痛得流眼泪了,皮肤却仍旧仅是红了而已。

连块乌青的没有。

这算啥?打肉不打皮?

李想无言,只能咬牙坚持。

头都磕了钱也交了,苦是自找的,之前豪气万丈觉得自己要回本,现在一看,李想真的有过逃跑的想法。

但他也清楚,逃了这一次,爽了这一秒,以后一定会后悔。

李想最讨厌吃后悔药。

远处,火斑喵瞧见李想被打,张牙舞爪地要冲过去干段天星。

只不过没跑几步,就被猛火猴等小精灵按住了。

它们劝着火斑喵不要作死。

然而火斑喵怎么会听?

最后还得是累成傻狗的李想命令它不要过来,它才停下动作。

为此,李想又被段天星打了一鞭,说让他不要分心。

这小猫咪坑啊!

李想欲哭无泪,因为变汗了。

……

于是。

一整个上午下来。

李想直接半个身子贴到了墙上,才能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浑身上下被雨淋过似的,衣服和皮肤粘成一片,眼睛火辣辣的疼。

段天星说,他要是敢坐或者躺地上,自己主动过来领两鞭子。

李想还能咋办,只好扶墙了。

破罐子破摔不可取。

休息了大概五分钟左右。

段天星道:“段屿,陆乘风,你们带着他去浴室。王动,去仓库找一套低码的衣服给他,要套的。”

“是!”

自主训练的三人应诺。

段天星扭头离开,“我在食堂等你们。”

直到他走远。

段屿三人才敢靠近李想。

“师弟啊,怎么样,撑得下去吗?”

陆乘风蹲在地上,仰头看低下脑袋的李想,满脸同情。

“撑不下去就哭出来吧,这样好受一点。”

“习惯就好了,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

王动也不管李想身上的汗水,拍了拍他的肩,“师傅这人刀子嘴刀子心,记住千万不能和他对着干,敢顶嘴,你就死定了。”

段屿一句话不说,直接把李想的胳膊抬到肩上。

陆乘风见此,伸手去拿另外一只胳膊。

两个人将连说话都觉得累,像具尸体的李想抬起来,朝西面走去。

王动则前往仓库。

同样是不由自主,但这次却并非胁迫。

“谢谢……”

李想冲两人道了声谢。

……

武馆西面是淋浴间,也是澡堂,充满了十年代大澡堂的风格,白色方块瓦,铁管水龙头。

火斑喵讨厌水,哪怕是热水。

所以它和猛火猴在外面等。

“可惜了师弟,大师姐不在这儿,否则你能享受大师姐的亲自服务。”

搓澡台上,李想像头死猪一样趴着,陆乘风再给他搓背。

而段屿则站在另一边,给李想揉手揉腿,放松肌肉。

“师、师姐?”

李想微微抬头。

陆乘风脸上莫名骄傲起来,“没错!我们镇星馆最娇艳的一朵花!大师姐白芨!”

“那师姐在哪儿?”

李想侧脸问道。

陆乘风拿着澡巾,一边搓一边道:“还能在哪儿,外地上学去了呗。”

“训练家学院?”

“不,文化大学,禹大律师系。大师姐今年二十三了。”陆乘风对李想露出一口大白牙。

二十三岁的大师姐……

李想扭头看了段屿一眼,又问道:“咱们师傅到底有多少个徒弟?”

段屿正在揉李想的二头肌,闻言平淡道:“本来六个,加你七个。”

“对,估计你应该是闭门弟子了。”

陆乘风点头。

李想不解,“闭门弟子?为啥?他……师傅也没跟我说啊,闭门弟子什么的。”

“能说就有鬼了!”

王动从外面走进来,大拇指指了下身后,“衣服我给你放外面了啊。”

李想高声谢过。

陆乘风笑道:“师弟你对师傅的脾气不熟悉很正常,他这个人不太爱说话,除非是特别特别重要的事,否则一般不会讲,或者很迟才讲。”

“那你们怎么知道——”

“师傅他有串玉佩,是一枚大玉石分成七块的,他每收一个弟子,等找到合适的机会,就给出去一块儿,加上你,第七块,没了。”

段屿在一旁默默抢答。

李想惊诧,还有这种操作?

“而且,师傅年纪大了,等我们这几个长大,他刚好可以退休。”

王动主动捏起李想的一条腿。

这些人这么体贴的吗?

难不成昨天发生的都是梦境,还是说他误会了,真的只是参观?

李想被这三人舒舒服服地伺候着,有点怀疑他是不是太累出现了幻觉。

太友好了吧,这三个。

“师傅多大了,还有其他的几个师兄弟多大了?你们呢?”

他决心还是问点东西出来。

“师傅今年五十一。二师姐戚荪荪,二十岁,在禹大饲育学院上学。”

段屿像是一台无情的答题机器,“三师姐姜裳柔,十八岁,在禹大训练学院。之后就是我,十五岁,在青城一高上学,我打算做一名医生。”

他看了李想一眼。

三个师姐?

而且准神开局,去文化学校上学?做医生?

李想不是很理解段屿的想法,不过这是人家的私事,和他没关系,他也没资格插嘴。

陆乘风道:“接下来是我,你五师兄,今年十三岁,在青城基础训练家学院上学——”

“我才是我师兄!”王动不满地插嘴。

陆乘风摆摆手,“诶呀你等我说完先嘛,这件事很重要吗?你五师兄我呢,想去考影视学院,我想做武打明星!”

说到这个,他猛踹了两脚空气,呼呼作响。

王动瞥了瞥嘴,一副不屑的表情,而后又兴致勃勃的对李想道:“师弟,我才是五师兄哦,我今年也是十三岁,和他在一个班里。”

他指了指陆乘风。

“我毕业了以后想……去云州那边赚钱开公司!”

所以才选了民工?

这也太……

李想无言,他发觉段天星手下的徒弟真是什么都有。

只可惜他这个老七设定重复了。

他扭过头,却见三人都直勾勾地看着自己,颇为瘆人的样子。

“怎、怎么了?”

“师弟,轮到你了!”

三人异口同声道。

得。

李想闭上眼,道:“我今年十一岁,马上要去基础训练家学院上学,我要考上高级训练家学院。”

他的语气平和,心中却无比坚定。

重活一次,他一定获得精彩、快乐!

但听到他的话,那三人面面相觑,像是得知了什么不得了的信息一样。

段屿犹犹豫豫道:“师弟,要不咱们再考虑考虑?”

“是啊是啊!”

另外两人点头。

李想微愕,“考虑?有什么好考虑的?”

段屿侧过了头,不敢看李想的表情,道:“这个,师傅的武馆,需要你继承的呀……”

嗯?

嗯???

“等会儿!”李想一个鲤鱼打挺直起了腰,然后又因疼痛摔了回去。

“你刚才说什么?”

他强忍住身体的酸麻感,问道。

段屿见此,干脆不再遮掩,大声道:

“师弟,我们六人都有了明确的目标,所以这间武馆需要你来继承,镇星武术,需要你来发扬光大!你当之无愧!”

“没错!”

“就是这样!”

另外两个小屁孩儿搭腔。

???

这三个人在耍他玩儿?

李想微微皱起眉头,他并没有天真到信了这三人的鬼话,三个在师傅面前连大声说话都不敢的家伙,谈论由谁谁谁来继承武馆?

当段天星是死的?三位师姐不存在?

哪里轮不到他们三个决定噢。

哪怕退一万步。

这三人确实所言不虚,想要他继承武馆,但那又和李想有什么关系。

换在前世,有这种机会摆在眼前,他可能会高兴到飞起。

那么大一块地皮,那么大个庭院,如果能继承下来,岂不是发达了?

可现在——

不好意思,破壳萌才是我的心头好,其他的一切都靠边站。

“几位师兄的好意我感激不尽,再说,再说。”

李想极其敷衍地回复。

但三人都能看出他是明摆着拒绝。

“师弟你再想想啊!这可是武馆诶!”

陆乘风上前来劝,轻柔地捏着李想背,“你看看,这澡搓的舒服不舒服?”

继承武馆和搓澡有啥关系?

“有空再聊,有空再聊。”

李想强行撑起自己的身体,亏他还以为这几人突然良心发现了。

以小精灵这种神奇生物为主流的世界,不去做训练家,回来继承武馆承担令其发扬光大的责任?

是他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师弟你别急着走啊!”

陆乘风一把把李想按回搓澡台上。

李想眼前一黑,差点没痛昏过去。

怒从心起,他当即对着陆乘风瞪眼道:“你又来这套是不?我本来快消失的记忆要恢复了啊!”

陆乘风闻言,立马讪笑着后退,“开个玩笑而已,师弟你别生气嘛……”

李想缓缓爬起身,“行了,我很感谢三位师兄今天的帮助。师兄们的技术都很不错,改天一定找机会答谢,告辞。”

说罢,他走到淋浴下面,将身上的脏东西冲干净,腰上围住毛巾走了出去。

只留下三个人面面相觑,满是懊恼。

他们还是太心急了,如果能再等一下,等李想对武馆有了归属感,说不定就能成事儿了。

“唉……”

三人齐齐一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