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视频更新的app在哪

哧!

银白色斧刃划过冷蜥骑士的脖颈,喷涌的鲜血洒落甲胄。

借着不远处的昏黄火光,可以看到一具具蜥蜴人和冷蜥的破碎尸骸铺满雪地。

克烈伸手抹去发须沾染的血迹,身披的银色甲胄仿佛浸泡过鲜血,赤红腥臭,偶尔还能看到血肉渣滓和白骨碎片。

“格雷戈里,沃斯曼!”

神佑暴龙的气息犹如黑夜烛火般的醒目,克烈转头看向那片血腥的屠宰场,脸色无比阴沉。

“即刻整顿血色骑兵,有大猎物进入我们的狩猎区域。”

平淡而正常的话语。

可正在清理剩下反抗力量的格雷戈里和沃斯曼却听出一抹压抑的疯癫,没有任何犹豫,他们迅速整顿诺克萨斯血色骑兵。

混乱的战场,再度卷起无边杀戮,然后以克烈为首,整列出锥形冲锋阵,鲜艳的诺克萨斯旗帜随着寒风飘扬。

“嘿,小妞,该疯狂起来了。”拽紧缰绳,克烈拍了拍斯嘎尔的脑袋。

“叽里咕啦。”听到克烈的声音,斯嘎尔回应,似乎在提醒着神佑暴龙的危险,同为龙裔,她能深深感觉到暴龙血脉里掺杂的可怕力量。

纯纯姑娘的私房照

“危险?再危险,也没有诺克萨斯危险。”克烈满不在乎地笑了笑,回头看着漠然冷酷的诺克萨斯血色骑兵。

“行动起来,小家伙们,干掉那些该死的大畜牲!”

【冲啊啊啊啊啊啊!!】

克烈俯身在斯嘎尔的背部,两者仿佛融为一体,磅礴的生命能量交织涌现,在前方开辟出足够冲锋的加速地带,零落雪花环绕在诺克萨斯的白骨旗帜飞舞。

嗒嗒!嗒嗒!嗒嗒!

沉闷如雷的马蹄声践踏着血染之地,诺克萨斯血色骑兵紧握住手里的锋锐长剑,面具后的眼眸坚定无比。

重骑枪早已第一波冲锋完毕时就已丢弃,持续的杀戮,用顺手的长剑最为不错。

冲锋势起,寒冽的冬风吹拂过头盔,微微刺痛肌肤。

诺克萨斯血色骑兵举目望去,肆掠的神佑暴龙恍若山丘般压在心头,但他们无所畏惧。

每一个诺克萨斯人血管里流淌的是无尽荣耀。

迎着杀戮,克烈率领诺克萨斯血色骑兵纵横越过战场,临近神佑暴龙。

空气里弥漫着腥风血雨,他们清晰看到这片战场的惨烈,无数诺克萨斯重骑兵依然在竭尽全力的奋战,哪怕周围已遍布同伴的尸骸。

吼!

兴奋的吼叫声响彻夜空,神佑暴龙尽情的享受着血腥杀戮。

或许是嗅到新鲜生命气息,有两三只神佑暴龙看到急速而来的克烈等人,它们甩动鳞甲尾巴,迈着强壮后肢,奔向美味的猎物。

硕大的琥珀色眼眸覆盖着一层淡红色薄膜,獠牙密布的嘴巴微微张开,滴落黏稠的血色唾液,混杂点点肉屑。

等到神佑暴龙靠近猎物,它们迫不及待地低头咬去………..

“勇气,有时候根本靠不住,只有完全的疯狂才有意义。”

“记住,这是我克烈的至理名言!”

【比武】!

克烈望着天空中垂落的血盆大口,毛绒脸庞流露疯癫之色,他驾驭着斯嘎尔,悍然向前发起突进。

哧!

雪花散溢,克烈双手紧握的银色长柄战斧,奋力劈砍,在神佑暴龙的强壮后肢拉扯出一道狰狞恐怖的伤痕,隐隐能看到惨白的骨头。

吼!

悲鸣声响起,神佑暴龙控制不住奔跑的身躯,脚步微微踉跄,本来低头撕咬的动作,错开方向,咬到诺克萨斯血色骑兵的身侧雪地,满口的泥土和雪粒。

好机会。

克烈动作不停,指挥着斯嘎尔调转方向,目标直指神佑暴龙暴露出来的脖颈位置。

【飞索捕熊器】!

从腰间抽出锋锐的捕熊器,克烈瞄准方向,扭身扔出捕熊器,嵌入到脆弱的脖颈,旋即克烈自动飞向神佑暴龙。

【暴烈秉性】!

克烈陷入到狂热状态,高举着银色长柄战斧,浓郁的生命能量包裹住矮小身体。

“死吧,我要宰了你,该死的大畜牲!”

转瞬之间,克烈连续挥动四次银色战斧,劈碎腥红的血色雾气,最终在最后一次的进攻中,造成恐怖的物理伤害,直接撕裂开神佑暴龙的喉咙。

喷洒的腥臭鲜血浇灌着克烈,将他全身淋湿,看上去像是鲜血雕塑。

嘭!

后续赶来的另一头神佑暴龙甩动着沉重庞大的脑袋,和斯嘎尔撞击在一起,然后携带着克烈,滚落到雪地。

克烈来不及擦拭脸庞沾染的雪花,率先爬起,神色有些着急地看向身前瘫软的斯嘎尔,见到这头不死龙蜥安然无事,轻松一口气:“冷静点,你这贱兮兮的小畜生!”他感受到这胆小鬼涌现的愤怒情绪,很少见到这样的斯嘎尔。

是讨厌神佑暴龙的偷袭,还是担心自己?

克烈放弃思考,他只要知道这胆小鬼没有受到伤害就可以。

“现在,该是我们的狩猎时间!”克烈重新骑乘斯嘎尔,看向剩下两头奔跑过来的神佑暴龙,狞笑说道。

“格雷戈里,沃斯曼,分散开来,好好地教训下它们。”

听到命令,格雷戈里和沃斯曼迅速分散诺克萨斯血色骑兵,各率领一支,围绕着神佑暴龙,交叉前行。

刚刚的试探性进攻里,他们察觉到这些神佑暴龙的伤害能力确实很强,尤其是配合着巨大的体型,哪怕是超凡骑士和大骑士也没有办法面对。

但是这样的进攻却没有超出他们的预想,还在一定的接受范围内。

诺克萨斯血色骑兵可不是简简单单的重骑兵,他们是诺克萨斯帝国仅次于崔法利的顶尖军团,而聚集在这片战场的血色骑兵,超过600名,这绝对是改变战场的力量。

很快,克烈率领着诺克萨斯血色骑兵开始围猎神佑暴龙,他们想要一头一头的猎杀掉所有神佑暴龙。

可惜,神佑暴龙终归是受到神明赐福的掠食者。

在克烈成功猎杀掉第二头神佑暴龙后,聚集在这里的诺克萨斯血色骑兵瞬间引起剩余十来头神佑暴龙的注意,它们抛下撕咬的猎物,向着克烈和诺克萨斯血色骑兵发起狂暴冲刺。

“见你的鬼,它们疯了吗?”

见到汹涌而来的神佑暴龙群,克烈神色剧变,发出古怪的叫声。“所有人注意躲避,所有人注意躲避………嗯?”

“熟悉的气息,是谁?”

克烈立刻回首看向后方,一道道如山丘般奔跑的赤红身影引起他的注意,虽然比起神佑暴龙还是显得较为矮小,但那可怕恐怖的气息,并不弱于神佑暴龙群。

“哈哈哈哈,塞恩,以及他的血腥先锋团!”克烈放肆地大声笑起来,那抹奔腾不息的红色潮流像是内心深处的疯癫,在等待着释放。

“血流成河,最好的告示!”